:::
民事訴訟法與刑事訴訟法概要3882-001
一、甲化學工廠疑排放污水於某溪中,造成附近地下水遭污染,附近農地所有人王大明等 50 位村民懷疑甲之排 放污水行為導致其農地無法種植農作物,受有損害。問:如乙公益環保團體(假設屬於經主管機關許可者) 為此以甲為被告提起停止排放污水之不作為訴訟,如乙獲敗訴確定,則丙公益環保團體或王大明等村民得否 以甲為被告另提停止排放污水之不作為訴訟?

◎【擬答】:

乙、丙等公益環保團體依法有提起不作為訴訟之權: 民事訴訟法(以下稱本法)第 44 條之 3 規定:「以公益為目的之社團法人或財團法人,經其目的事業主 管機關許可,於章程所定目的範圍內,得對侵害多數人利益之行為人,提起不作為之訴。」、「前項許可 及監督辦法,由司法院會同行政院定之。」因此依題示之情形可知,乙公益環保團體以甲為被告提起停 止排放污水之不作為訴訟者,並非為當事人不適格,合先敘明。 雖依題示可知,乙獲敗訴確定,則隨後丙公益環保團體或王大明等村民得否以甲為被告另提停止排放污 水之不作為訴訟,此則涉及前後兩訴是否為同一事件、既判力之遮斷效等理論。 丙公益環保團體或王大明等村民如有新事證,自得以甲為被告另提停止排放污水之不作為訴訟: 關於一事不再理原則:即當事人不得就已起訴之事件,於訴訟繫屬中更行起訴(§253),此又稱為重複 起訴禁止原則,其立法目的在於避免增加被告應訴之煩、法院審理之重複,並避免裁判之矛盾。而本題 之情形,應屬判決確定後一事不再理(§400I)之情形,亦即除別有規定外,確定之終局判決就經裁判 之訴訟標的,有既判力。(§400I)。 重複起訴時之處理:法院應以訴不合法裁定駁回(§249I 後段)。而「同一事件」之認定標準如下: 前後兩訴之當事人是否相同。相同者,則屬同一事件。 前後兩訴之訴訟標的是否相同。相同者,則屬同一事件。 前後兩訴之聲明是否相同,相反或甚至可以代用者。例如兩訴之聲明完全相同、兩訴之聲明正相反對 或兩訴之聲明可以代用者,均屬同一事件。 且通說認為,若前後二訴之原因事實相同(非法律關係相同),仍屬同一事件;因此,本題中之丙公益 環保團體或王大明等村民需另舉出新事證,此時前後兩訴即非同一事件,方得以甲為被告另提停止排放 污水之不作為訴訟。 又需附帶說明者,乃確定判決既判力之遮斷效,最高法院 104 年度台上字第 2116 號民事判決認為:「按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條第一項所稱既判力之客觀範圍,除及於後訴訟之訴訟標的與前訴訟之訴訟標的同一 者,其為相反而矛盾,或前訴訟之訴訟標的係後訴訟請求之先決法律關係者,亦均及之;又不僅關於其 言詞辯論終結前所提出之攻擊防禦方法有之,即其當時得提出而未提出之攻擊防禦方法亦有之。是為訴 訟標的之法律關係,於確定之終局判決中經裁判者,當事人之一造以該確定判決之結果為基礎,於新訴 訟用作攻擊防禦方法時,他造應受其既判力之拘束(既判力之「遮斷效」、「失權效」或「排除效」),不 得以該確定判決言詞辯論終結前所提出、或得提出而未提出之其他攻擊防禦方法,為與確定判決意旨相 反之主張,法院亦不得為反於確定判決意旨之認定。」因此可知,若丙公益環保團體或王大明等村民如 對甲另提停止排放污水之不作為訴訟者,此時應受該遮斷效所及,不得以該確定判決言詞辯論終結前所 提出、或得提出而未提出之其他攻擊防禦方法,為與確定判決意旨相反之主張。因此,丙公益環保團體 或王大明等村民需另行提出其他新事證,始得以甲為被告另提停止排放污水之不作為訴訟。

二、甲向乙購買 A 屋並付清價金後,乙以受脅迫為由,撤銷買賣契約,甲乃以乙為被告,訴請確認甲乙間之買賣 關係存在,經法院判決敗訴確定。嗣甲對該確定判決提起再審之訴,同時另以乙為被告,訴請依約將 A 屋所 有權移轉登記為甲所有,並於提起上述兩訴訟後,向法院聲請對 A 屋為假處分,請附理由說明甲之聲請假處 分有無理由?

◎【擬答】:

按再審之訴乃原有程序之再開與續行,於符合民訴法第 496 條各款之再審事由者,自得於法定不變期間 30 日內,以原確定判決之法院為管轄,提出再審之訴。 因而,再審之訴其訴訟標的,除再審事由之形成權外,又尚包括本案請求之訴訟標的。因而,甲乙間之再 審訴訟,其形態上乃屬於「客觀訴之合併」且為「重疊合併」或「階梯訴訟」之型態。唯有甲所訴之再審 事由具備後,始有進行本案請求有關「確認甲乙間之買賣關係存在」審理之必要。因此,也唯有本案請求 重新再開且再審之訴勝訴時,始可排除原確定判決之既判力。 如題所示,對於甲再審之訴是否有理由,既然尚屬未定,因而有關甲對乙所提起之後訴訟,而訴請乙依約 將 A 屋所有權移轉登記為甲所有,自應受前訴訟有關「確認甲乙間之買賣關係存在」敗訴確定判決之拘束。 因此,甲對乙所為後訴訟之請求,自無理由。 2 循此,有關假處分之聲請因準用民訴法第 526 條之規定,而強化聲請人釋明之責任,甲因其無法負擔舉證 責任以釋明其「請求」有理由之可能,自應駁回其聲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