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事訴訟法與刑事訴訟法概要3882-002
三、甲收到臺北地方法院送達的支付命令,應給付債權人乙新臺幣 60 萬元。甲自以為並不認識乙,也無欠債, 遂不以為意。2 個月後,乙依該支付命令聲請強制執行甲的財產。試問:該支付命令有何效力及甲有何法律 上救濟方法?

◎【擬答】:

本件甲收到臺北地方法院送達的支付命令,應給付債權人乙新臺幣 60 萬元。2 個月後,乙依該支付命令聲 請強制執行甲的財產。對此,因支付命令按照民訴法第 521 條規定:「債務人對於支付命令未於法定期間 合法提出異議者,支付命令得為執行名義」從而,該支付命令足以發生強制執行之執行力。 至於,舊法雖規定債務人對於支付命令未於法定期間合法提出異議者,支付命令與確定判決有同一之效 力。然而因參酌德國及日本之督促程序制度,未於法定期間內提出異議之支付命令僅為得據以聲請假執行 裁定,仍不具有既判力。且舊法規定賦予確定之支付命令與確定判決具有同一效力,對於債務人之訴訟權 保障仍有不足之處。因此,為平衡督促程序節省勞費與儘早確定權利義務關係之立法目的,及債務人必要 訴訟權保障之需求,確定之支付命令雖不宜賦予既判力,惟仍得為執行名義。 對此,既然其支付命令已不生既判力,甚至僅具有執行力。從而,其救濟之方法上,不應再循舊法以再審 之方法提起訴訟,而應賦予甲對於已確定之支付命令,除於強制執行時,得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外,尚可 提起確認之訴以資救濟。

四、原告甲委任丙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以乙為被告,向某地方法院起訴請求判決乙給付甲買賣價金,並同時提出 委任狀。委任狀除記載:甲就本訴訟事件,委任丙為訴訟代理人,有為一切訴訟行為之權等語外,別無其他 代理權限之約定。試問: 丙律師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經法官試行和解,可否代理甲與乙成立訴訟上和解? 甲於第一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死亡,訴訟程序可否繼續進行?若訴訟程序仍可續行,法院可否於言詞辯論終 結後宣示判決?若訴訟程序停止,法院應如何處理?

◎【擬答】:

丙律師原則上不得成立訴訟上和解: 按「訴訟代理人就其受委任之事件有為一切訴訟行為之權。但捨棄、認諾、撤回、和解、提起反訴、上 訴或再審之訴及選任代理人,非受特別委任不得為之。」民事訴訟法(下稱本法)第 70 條第 1 項定有 明文。另最高法院 17 年上字第 778 號民事判例意旨認為:「訴訟代理人之受特別委任,須當事人表明其 特別委任之事項,故委任書狀如僅概言依法委任,或泛稱全權代理(即為一切行為)等字樣,即應解為未 受特別委任。」,合先敘明。 依題示可知,甲所提出之委任狀僅記載:「甲就本訴訟事件,委任丙為訴訟代理人,有為一切訴訟行為 之權等語外,別無其他代理權限之約定。」因此依前述實務見解觀之,此時,訴訟代理人丙應僅有本法 第 70 條第 1 項本文之普通代理權限,而關於「成立訴訟上和解」已屬本法第 70 條第 1 項但書所稱特別 委任之範圍,因此訴訟代理人丙自不得代理甲為和解之行為。 為避免訴訟延滯,並促進訴訟之終結,以利解決紛爭,本法第 75 條則規定:「訴訟代理權有欠缺而可以 補正者,審判長應定期間命其補正。但得許其暫為訴訟行為。第四十八條之規定,於訴訟代理準用之。」, 至於本法第 48 條則規定:「於能力、法定代理權或為訴訟所必要之允許有欠缺之人所為之訴訟行為,經 取得能力之本人、取得法定代理權或允許之人、法定代理人或有允許權人之承認,溯及於行為時發生效 力。」,因此本件之訴訟代理人丙雖初始欠缺特別委任權限而不得代理甲與乙成立訴訟上和解,然因法 院試行和解時,丙律師已到場,為使紛爭得以迅述解決,宜解為審判長得許訴訟代理人丙暫為訴訟行為, 並定期間命其補正有關之特別代理權限,丙律師方得為合法之和解行為。 倘若甲於第一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死亡,此時之訴訟程序得否繼續進行,說明如下: 甲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死亡: 此時因「訴訟代理權,不因本人死亡、破產或訴訟能力喪失而消滅;法定代理有變更者亦同。」「當 事人死亡者,訴訟程序在有繼承人、遺產管理人或其他依法令應續行訴訟之人承受其訴訟以前當然停 止。」「第一百六十八條、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一項及第一百七十條至前條之規定,於有訴訟代理人時 不適用之。但法院得酌量情形,裁定停止其訴訟程序。」本法第 73 條、第 168 條、第 173 條分別定 有明文。 因此可知,甲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死亡,雖依本法第 168 條規定訴訟程序應屬當然停止,然因甲已有委 任訴訟代理人丙,而訴訟代理人丙之權限既依法未因本人死亡而消滅,因此自仍得由丙律師代理當事 人繼續進行訴訟程序,因此訴訟程序仍得繼續進行而無庸停止,但依本法第 173 條之規定而言,法院 仍得酌量情形,以裁定停止其訴訟程序。 法院得否於言詞辯論終結後宣示判決,應視其停止事由發生之時點而有所不同: 本法第 188 條第 1 項規定:「訴訟程序當然或裁定停止間,法院及當事人不得為關於本案之訴訟行為。 但於言詞辯論終結後當然停止者,本於其辯論之裁判得宣示之。」因此法院於訴訟程序當然或裁定停 3 止期間,雖不得為關於本案之訴訟行為,但於言詞辯論終結後當然停止者,本於其辯論之裁判仍得宣 示之,此係因停止事由發生前之辯論仍屬有效,法院已得有心證,因此再為裁判之宣告者,並無影響 當事人之利益,因此法院仍得本於其辯論之裁判而宣示之。 然因題示之情形,甲係於第一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死亡,因此可知其當然停止事由係發生於言詞辯論終 結前,不符合第 188 條第 1 項但書之規定,因此法院不得本於其辯論之裁判而宣示之。惟承前所述, 因甲已有委任訴訟代理人丙,因此訴訟程序仍得繼續進行而無庸當然停止,另依本法第 225 條規定: 「宣示判決,不問當事人是否在場,均有效力。」因此,若訴訟程序仍得依法續行者,此時既無程序 上之瑕疵,因此法院於言詞辯論終結後之宣示判決,仍屬合法。 若訴訟程序停止,法院應如何處理,爰析述之: 「第一百六十八條至第一百七十二條及前條所定之承受訴訟人,於得為承受時,應即為承受之聲明。 他造當事人,亦得聲明承受訴訟。」「當事人不聲明承受訴訟時,法院亦得依職權,以裁定命其續行 訴訟。」本法第 175 條、第 178 條分別定有明文。 甲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死亡,本應構成當然停止事由,然因甲已有委任訴訟代理人丙,訴訟程序原則上 仍得繼續進行。而前述有關承受訴訟之規定,法院仍應依法進行。 另在訴訟程序當然停止或裁定停止期間,法院不得為關於本案之訴訟行為,因此法院如於此等期間內 進行證據調查及辯論,該訴訟行為無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