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事訴訟法與刑事訴訟法概要3882-003
五、甲(住桃園市)以乙(住臺中市)為被告,向臺灣桃園地方法院(下稱桃園地院)起訴主張:乙於 107 年 6 月 1 日駕駛 A 車,行經新竹市某路口,闖紅燈撞傷甲,致甲受損害,求為判決乙給付甲 100 萬元等語。兩造 就前開紛爭事件,未以合意定第一審管轄法院。試問﹕ 乙在為本案之言詞辯論前,提出桃園地院無管轄權之抗辯,是否有理由﹖ 若桃園地院認該院有管轄權,惟言詞辯論期日未合法通知乙,即依甲之聲請,由甲一造辯論而判決乙敗訴。 乙提起上訴,主張:桃園地院無管轄權,且其未經合法通知,法院逕為一造辯論判決,原判決違背管轄及 一造辯論判決之要件,訴訟程序有重大瑕疵,請求發回等語。第二審法院應如何處理﹖

◎【擬答】:

乙為本案之言詞辯論前,提出桃園地院無管轄權之抗辯為有理由: 民事訴訟法(下稱本法)就訴訟事件之管轄法院,除於第 1 條、第 2 條設有以原就被之普通審判籍外, 另自本法第 3 條至第 20 條另定有特別審判籍之規定。但特別審判籍並不排除普通審判籍之存在,二者 得同時並存,因此,除本法第 10 條第 1 項有關之不動產涉訟屬於「專屬管轄」外,其他之特別審判籍 之規定均僅具「任意管轄」之性質。 換言之,普通審判籍與特別審判籍競合時,除專屬管轄外,其他之特別審判籍並非優先於普通審判籍, 此時本法另於第 21 條規定:「被告住所、不動產所在地、侵權行為地或其他據以定管轄法院之地,跨連 或散在數法院管轄區域內者,各該法院俱有管轄權。」及本法第 22 條:「同一訴訟,數法院有管轄權者, 原告得任向其中一法院起訴。」,以解決管轄之爭議。合先敘明。 依題示可知,某甲係以乙(住臺中市)為被告,本應依本法第 1 條之規定由台中地方法院取得管轄權, 然因其二人是在新竹市某路口發生乙闖紅燈撞傷甲,導致甲受損害之侵權行為事件,因此新竹地院亦可 依本法第 15 條之規定取得管轄權,而依本法第 22 條之規定可知:「同一訴訟,數法院有管轄權者,原 告得任向其中一法院起訴。」因此甲自得向台中地院或新竹地院其中一法院起訴。 惟依題示可知,原告甲卻向桃園地院提起訴訟,此時桃園地院本無管轄權限,且甲乙雙方亦無本法第 24 條所定「合意管轄」之約定,惟若被告乙不抗辯法院無管轄權而為本案之言詞辯論時,則仍有本法 第 25 條應訴管轄(擬制之合意管轄)之適用。因此,被告乙提出桃園地院無管轄權之抗辯,需在為本 案之言詞辯論之前,否則將使桃園地院因此取得管轄權。 關於乙上訴之主張,分述如下: 就桃園地院第一審判決違背「管轄」之程序瑕疵部分,為無理由: 依本法第 452 條第 1 項規定:「第二審法院不得以第一審法院無管轄權而廢棄原判決。但違背專屬管 轄之規定者,不在此限。」亦即本規定在於求訴訟經濟及維護專屬管轄之公益性,因此倘若第一審法 院僅違反「任意管轄」之規定時,此時該判決仍有效力,第二審法院不得予以廢棄原判決;而若第一 審法院係違反「專屬管轄」之規定時,因專屬管轄具有公益目的,如有違背時,第二審法院應依前開 條文但書之規定廢棄原判決,並依同條第二項之規定,以判決將該事件移送第一審管轄法院。本條規 定具強制性。 依題示可知,甲乙間之訴訟僅為本法第 15 條有關應適用特別審判籍之事件,然其並非「專屬管轄」, 已如前述,因此,乙若提起上訴並主張就桃園地院之第一審判決因違背「管轄」具有程序瑕疵云云, 第二審仍不得以第一審法院無管轄權而廢棄原判決。 就桃園地院第一審判決違背「一造辯論判決要件」之程序瑕疵部分,為有理由: 本法第 385 條第 1 項規定:「言詞辯論期日,當事人之一造不到場者,得依到場當事人之聲請,由其 一造辯論而為判決;不到場之當事人,經再次通知而仍不到場者,並得依職權由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又本法第 386 條第 1 款規定:「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法院應以裁定駁回前條聲請,並延展辯論期 4 日:一、不到場之當事人未於相當時期受合法之通知者。」,以保障未到場人之權益。 依題示可知,本題桃園地院於未合法通知乙之情形下,即依甲之聲請,由甲一造辯論而判決乙敗訴, 此時已違反本法第 385 條第 1 項、第 386 條第 1 款之規定,因此,基於對乙之程序權保障,顯可認定 桃園地院之第一審訴訟程序有重大瑕疵,此時,依本法第 451 條規定:「第一審之訴訟程序有重大之 瑕疵者,第二審法院得廢棄原判決,而將該事件發回原法院。但以因維持審級制度認為必要時為限。 前項情形,應予當事人陳述意見之機會,如兩造同意願由第二審法院就該事件為裁判者,應自為判決。 依第一項之規定廢棄原判決者,其第一審訴訟程序有瑕疵之部分,視為亦經廢棄。」又因乙於第一審 程序因未受合法通知而不知應到庭辯論,已符合本法第 451 條第 1 項但書所稱「因維持審級制度認為 必要時」之情形,因此,除「兩造同意願由第二審法院就該事件為裁判」,第二審法院應自為判決外, 第二審法院此時應廢棄原判決,而將該事件發回原法院,以維護乙之審級利益及程序權之保障。

六、甲起訴主張乙自民國 106 年 3 月 1 日起無權占用甲所有之坐落在臺北市內湖區某地號土地,並搭蓋鐵皮屋一 間,依所有物返還及妨害除去請求權,請求乙拆屋還地。問:法院在此訴訟是否得闡明甲可追加請求因乙無 權占有所生相當於租金之損害賠償?

◎【擬答】:

關於審判長之闡明權: 審判長應注意令當事人就訴訟關係之事實及法律為適當完全之辯論(民訴§199I);審判長應向當事人發 問或曉諭,令其為事實上及法律上陳述、聲明證據或為其他必要之聲明及陳述;其所聲明或陳述有不明 瞭或不完足者,應令其敘明或補充之(民訴§199Ⅱ)。又陪席法官告明審判長後,得向當事人發問或曉 諭(民訴§199Ⅲ)。 又為擴大訴訟制度解決紛爭之功能,如原告主張之事實,於實體法上得主張數項法律關係而原告不知主 張時,審判長理應曉諭原告得於該訴訟程序中併予主張,以便當事人得利用同一訴訟程序澈底解決紛 爭。惟我國民事訴訟法採當事人處分權主義及辯論主義,故原告究欲主張何項法律關係,及其是否為訴 之變更或追加,應由原告斟酌其實體利益與程序利益而為決定,故民訴法第 199 條之 1 第 1 項規定,依 原告之聲明及事實上之陳述,得主張數項法律關係,而其主張有不明瞭或不充足者,例如原告究欲主張 何項法律關係有不明瞭,或得主張之法律關係為主張者,審判長應曉諭其敘明或補充之,以利其衡量實 體利益與程序利益而為適當之主張。另就被告如主張有消滅或妨礙原告請求之事由,究為防禦方法或提 起反訴有疑義時,未達一訴訟解決有關紛爭之目標,並列於被告平衡追求其實體利益與程序利益,審判 長亦應適時行使闡明權,故民訴法第 199 條之 1 第 2 項規定,被告如主張有消滅或妨礙原告請求之事由, 究為防禦方法或提起反訴有疑義時,審判長應闡明之。 法院應闡明甲可追加請求因乙無權占有所生相當於租金之損害賠償:因此,依題示可知,「甲起訴主張乙 自民國 106 年 3 月 1 日起無權占用甲所有之坐落在臺北市內湖區某地號土地,並搭蓋鐵皮屋一間,依所有 物返還及妨害除去請求權,請求乙拆屋還地」等情觀之,原告所主張之事實,於實體法上應得主張數項法 律關係而原告不知主張時,審判長理應曉諭原告得於該訴訟程序中併予主張,以便當事人得利用同一訴訟 程序澈底解決紛爭,因此可知就該事件之實體法上關係而言,甲對乙尚有因乙無權占有所生相當於租金之 損害賠償存在,如法院能依前開規定為闡明,更能使紛爭一次解決,故法院應闡明甲得對乙一併請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