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政法概要4084-001
一、何謂「不當聯結禁止原則」?行政程序法有何規定,請依據行政程序法規定說明之。

⊙【提示】:

禁止不當聯結:禁止不當聯結謂行政機關對人民所作之各種行為,應謹守法律之授權,與事件內在無關者, 不得相互聯結。目的在防止行政機關基於本位主義,濫用權力影響人民權益,也被視為法治國家之一項重要 原則。德國聯邦行政程序法將之成文化,規定於第 56 條第 2 項作為行政契約之重要原則。我國行政程序法 除在第 137 條第 1 項第 3 款仿德國法規定:「人民之給付與行政機關之給付應相當,並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 之外,第 94 條對行政處分之附款,亦要求「應與該處分之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在行政作業上,若簽 訂行政契約或記載於行政處分書面上之附款,白紙黑字是否不當聯結容易辨識,困難在於人民提出申請時, 行政機關常以不相關聯的事由作為處理申請事件的前提,此時不應拘泥在形式上是否屬於行政契約或行政處 分之附款,否則人民難獲救濟。最高行政法院 90 年判字第 1704 號判決,其要旨如下:行政法所謂「不當聯 結禁止」原則,乃行政行為對人民課以一定之義務或負擔,或造成人民其他之不利益時,其所採取之手段, 與行政機關所追求之目的間,必須有合理之聯結關係存在,若欠缺此聯結關係,此項行政行為即非適法。而 汽車行車執照須在一定期限內換發,主要目的在於掌握汽車狀況,以確保汽車行駛品質進而維護人民生命、 身體、財產法益;而罰鍰不繳納涉及者為行政秩序罰之執行問題,故換發汽車行車執照,與汽車所有人違規 罰鍰未清繳,欠缺實質上之關聯,故二者不相互聯結,前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 8 條有關罰鍰繳清後始得發 給行車執照之規定,亦有悖不當聯結禁止原則,從而,前開規定本院自得不予適用。這類以違反「禁止不當 聯結」原則,否定行政行為合法性的案件,固不止一件,於此不再贅引。

二、A 醫院與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下稱健保署)間,訂有全民健康保險特約醫事服務機構契約(下稱特 約),A 醫院所屬外科主治醫師與病人共謀,以偽造資料申報多筆醫療費用,健保署因而依據全民健康保險醫 事服務機構特約及管理辦法(下稱管理辦法)第 39 條規定,停止 A 醫院外科(含門診、住院)醫療業務特 約 2 個月,涉案醫師於停止特約期間,對保險對象提供之醫療服務,不予支付。試問:A 醫院與健保署之特 約,法律性質為何?健保署對 A 醫院外科(含門診、住院)醫療業務停止特約 2 個月,對涉案醫師於停止特 約期間,對保險對象提供之醫療服務不予支付之行為,法律性質為何?又健保署以管理辦法為停約與不予支 付之行為,是否符合法律保留原則? 參考法條: 全民健康保險法第 66 條第 1 項: 「醫事服務機構得申請保險人同意特約為保險醫事服務機構,得申請特約為保險醫事服務機構之醫事服務 機構種類與申請特約之資格、程序、審查基準、不予特約之條件、違約之處理及其他有關事項之辦法,由 主管機關定之。」全民健康保險醫事服務機構特約及管理辦法第 39 條:「保險醫事服務機構於特約期間有 下列情事之一者,保險人予以停約一個月至三個月。但於特約醫院,得按其情節就違反規定之診療科別、 服務項目或其全部或一部之門診、住院業務,予以停約一個月至三個月: 一、以保險對象之名義,申報非保險對象之醫療費用。 二、以提供保險對象非治療需要之藥品、營養品或其他物品之方式,登錄就醫並申報醫療費用。 三、未診治保險對象,卻自創就醫紀錄,虛報醫療費用。 四、其他以不正當行為或以虛偽之證明、報告或陳述,申報醫療費用。 五、保險醫事服務機構容留未具醫師資格之人員,為保險對象執行醫療業務,申報醫療費用。」

⊙【提示】:

按政府實施全民健康保險,以提供全民醫療保健服務為目的。醫療保健之服務,依全民健康保險法規定, 係由保險人特約保險醫事服務機構對於被保險人提供之。為健全保險醫事服務機構對於被保險人提供完善 之醫療保健服務,全民健康保險法第 55 條第 2 項授權主管機關訂定「全民健康保險醫事服務機構特約及 管理辦法」以為規範,為法規命令。次按「前項保險醫事服務機構之特約、管理辦法由主管機關定之。」、 「本辦法依全民健康保險法第 55 條第 2 項規定訂定之」、「保險醫事服務機構於特約期間有下列情形之一 2 者,保險人應予停止特約 1 至 3 個月,或就其違反規定部分之診療科別或服務項目停止特約 1 至 3 個 月:……」、「保險醫事服務機構受停止或終止特約者,其負責醫事人員或負有行為責任之醫事人員,於停 止特約期間或終止特約之日起 1 年內,對保險對象提供之醫療保健服務,不予支付。……」分別為全民健 康保險法第 55 條第 2 項、全民健康保險醫事服務機構特約及管理辦法第 1 條、第 66 條、第 70 條所明定。 由上揭規定可知,保險醫事服務機構於特約期間,有特定情事者,保險人應予停止特約一定期間。此項公 法上應處罰之強制規定有規範保險人及保險醫事服務機構之效力,非得以行政契約排除其適用,即使中央 健康保險局與保險醫事服務機構間於合約中將之列入條款以示遵守,無非宣示之性質,乃僅係重申保險醫 事服務機構如有上述違法情事時,中央健康保險局即應依前揭規定予以停止契約部分之旨而已,並無有使 上開應罰之公法上強制規定作為兩造契約部分內容之效力保險醫事服務機構一有該特定情事,保險人即應 依上開規定予以停止特約之處置。保險人之所為,單方面認定保險醫事服務機構有無該特定情事,單方面 宣告停止特約之效果,並無合約當事人間容許磋商之意味,乃基於其管理保險醫事服務機構之公權力而 發,應認為行政處分,而非合約一方履行合約內容之意思表示。是以保險醫事服務機構如有不服,應循序 提起撤銷訴訟以為救濟。 又參以依上揭法條可知,停止特約期間乃為 1 至 3 個月,通常中央健康保險局與保險醫事服務機構間所訂 定之合約內亦重述停止特約期間為 1 至 3 個月,然稽之上揭法條內及合約內對於究於何種情形下,中央健 康保險局得予停止特約期間若干,並未予以明訂,而中央健康保險局最終決定該停止特約期間,乃係行政 裁量之結果,此非合約具體規定結果,更可說明此為行政處分性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