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郵局國文(短文寫作、閱讀測驗)4258-017

第二部分:短文寫作

 
◎題目一:自我執著的轉變
 
社會最小的單位是「我和你」,如果我們能把對自我的執著轉變為對他人的包容與尊重,就可以擁有愉悅的人生。請以「自我執著的轉變」為題,作文一篇,闡述題旨。
「自我的執著」是人們天生的想法,在和他人相處時,我們往往都會「以自我為中心」,去解讀他人的所作為,而由於以「自我為出發點」,所以,其結果往往都是「偏頗而固執的」,唯有「敞開心胸」,學會聆聽他人的聲音,以及「包容對方的意見」並保有尊重,才能夠讓人生更美好!
過度的自我執著,會把自己逼入死巷內,也會導致鑽牛角尖,這都不是提升生活品質的辦法;在生活中,有許多例子,都呈現著每個人最自我的執著,比如說:買賣關係,「買方」由於是付出錢財者,因此,往往認為賣方一定要完成其所有要求,不管對方的處境為何,一旦自己提出,「賣方」就必須毫無條件的滿足,而這正是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會表現出的「自我執著」,因為是「買方」,所以,無法去包容「賣方」的難處,以及尊重其專業,這都無益於社會福祉!
然而,對於「自我執著的轉變」,我們都需要保持著一份「接納的心」,與自我檢視的態度,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試著站在對方的角度,或許就能夠避免掉許多紛爭,畢竟,「爭執」通常是由於雙方都堅持著「自己的立場」,不願接納「對方」而產生,倘若,我們能夠學著「改變自我的執著」,這將有助於社會品質提升,以及保有自己生活的愉快!
「我和你」能夠組成一個「小型社會」,憑藉著彼此的關聯,就能夠發展出「更大型的社會」關係,倘若我們能夠在「小型社會」做到包容與尊重,那就能醒響著「大型社會」,使其達到「整體和諧」!
 
◎範文二:人間處處有樂土,此心安處是吾鄉
 
人們往往因求學、工作、婚姻、遊歷等種種原故而離開家鄉,暫居其他城市,有人因認同臨時居住地的環境風習,從此便以他鄉作故鄉,定居下來,過著愜意的生活。試以「人間處處有樂土,此心安處是吾鄉」為題,作文一篇,加以闡述。
西元1906年12月,有位日本天主教醫生井上伊之助,來臺進行傳教與醫療工作。約莫四個月前,其父彌之助甫在花蓮遭太魯閣族人殺害。聽聞父親噩耗後,井上氏決意要以愛贏過仇恨,並志願至原住民族部落裡,從事傳教與醫療服務。在臺期間,甚至為自己取了泰雅族姓名「Tominun Utof」。二戰結束後,早已將臺灣視為故鄉的井上氏,自願留臺,並改漢名為高天命。直至「二二八事件」爆發後,才被迫離臺。返日後,井上氏復於1951年出版《台湾山地伝道記》一書。
書中除追憶其在臺灣期間,與原住民族融洽生活的點滴,也述及其本有終老原鄉之念頭。在井上氏眼中,原住民部落不但是人間樂土,更是其心靈的終極故鄉。
臺灣這座奇特的島嶼,在過去數百年間,更迭過數個外來政權。政治立場的轉換,以及移入移出的族群,在這數百年間,走馬燈般遞替頻仍。然而,在這一波波歷史浪潮漲退間,卻常能看見許多秉持者宗教、醫療等人道情懷,不計利害得失,從世界各個不同角落,前來島上為生活各地的不同族群與人們服務的傳教士與醫師。在他們眼中,臺灣並非如漢人口中那般的蠻荒落後,反而在許多原民聚落裡,存在著如同初民般的古樸樂土。這些人士從欣賞、喜愛,進而認同、融入了這塊土地。他鄉、故鄉,在他們眼中,早已渾然成為一體。其中關竅,即在於這些人們大都經歷長年的漂泊後,終於在此地找到安頓心靈之地。
近年來,由於先前追求高度開發的臺灣,逐漸進入經濟緩和發展期。再加上政治的紛爭、國家的認同,讓臺灣陷入停頓的泥淖中。許多人甚至稱此地為「鬼島」,出走臺灣,尋找生路,彷彿成了年輕人時髦的作法。但人的一生,又能走得多遠呢?假若找不到安心之處,即便走遍千山萬水,也不見得能尋得理想中的人間樂土。或許就如同《青鳥》裡的隱喻般,最大的幸福青鳥,其實一直存在你的最初出發之地。只要你願意安頓自己,並將眼前的土地改造成心目中的幸福之地。那麼,人間自然處處是樂土,異鄉他鄉也都能成為心靈真正的原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