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刑法與刑事訴訟法【2995-01】

◎刑法
一、甲並無駕駛執照,平日以養豬為業。某天,欲往郊外豬舍養豬,乃駕駛其小貨車前去,途中因開車不慎,將行人A撞傷倒地,因一時驚慌,遂將其載往友人乙之住處,告以肇禍事。而乙意圖脫卸甲之肇禍責任,商量之下,甲乙將A扶持上車,由乙開往人煙罕至之市郊某荒野,共同將A抱下,棄置於草叢中,並用雨衣、麻袋等掩蓋A的身體,之後,一同開車離去。寒冬夜晚,氣溫在攝氏十度以下,A因而死亡。問甲、乙之刑責各應如何論處?

 【擬答】:

()甲駕駛小貨車不慎將A撞傷倒地之行為,可能成立刑法第284條第2項之業務過失傷害罪:

1.業務之概念:依據我國實務見解,所謂「義務」,是指個人基於其社會地位繼續反覆所執行之事務,包括主要業務以及其附隨之準備工作與輔助事務在內;在本題中,甲以養豬為業,其駕駛小貨車前往豬舍之行為屬於主要業務之附隨行為,亦即屬於業務上行為,並無疑問。

2.在本題中,客觀上甲因其業務上行為使A受傷倒地,且依題示,甲主觀上具有過失,因此甲之行為成立業務過失傷害罪。

()就將A棄置於荒野之行為,甲乙二人為共同正犯:

1.共同正犯之概念:依刑法第28條規定,二人以上共同實行犯罪行為者,為共同正犯;只要在客觀上有犯罪行為之分擔,在主觀上有共同犯罪之決意者,不論是採學理上的「犯罪支配說」,或採實務上的「主客觀擇一標準說」,行為人皆可成立共同正犯。在本題中,經甲、乙商量後,決意將A棄置於荒野,因此甲乙二人成立共同正犯,以下即以此點為基礎而說明之。

2.甲將A棄置於荒野草叢中、致A因而死亡之行為,可能成立刑法第294條第2項的違背義務之遺棄致死罪:

(1)基本行為為故意犯:在本題中,A被甲撞傷倒地,按照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62條第3項規定,甲負有立即採取救護措施、並通知警察機關處理之義務,亦即甲負有扶助、保護A之義務,然而,甲卻故意將A遺棄之,此要件該當。

(2)發生加重結果:依題示,A在寒冬夜晚、攝氏十度以下,最終死亡,而且該死亡結果與甲之遺棄行為具有因果關係。

(3)法律有明文加重其刑:刑法第294條第2項規定乃針對同條第1項之加重處罰規定。

(4)行為人對於加重結果並無故意:在本案中,甲主要是為了脫卸肇禍責任而將A遺棄之,其對於A後來的死亡結果,基於罪疑唯輕原則,尚不得認為甲具有殺人故意。

(5)小結:甲之行為成立違背義務之遺棄致死罪。

3.直接交互歸責原則:由於甲乙為共同正犯,基於直接交互歸責原則,乙之刑責與甲相同,因此乙理應成立違背義務之遺棄致死罪;惟有問題的是,乙並非如同甲為「依法令負有扶助、保護A義務之人」,加上刑法第294條並非純正特別犯之規定,因此參酌刑法第31條第2項規定,乙所應成立者應為刑法第293條第2項規定的無義務之遺棄致死罪。

()結論:

1.甲之刑責:甲所成立之業務過失傷害罪及違背義務之遺棄致死罪,兩者乃出於各別犯罪故意,應依刑法第50條規定、論以數罪併罰。

2.乙之刑責:綜上所述,乙應成立無義務之遺棄致死罪。

二、某日,男子甲前往制服店購買整套警察制服,以印表機自製警察服務證,並偽刻某市警局的公印蓋在其上,把自己裝扮成警察。於夜間,站在路口實施臨檢勤務。起初,甲隨機攔下一名騎機車的老翁A,以懷疑其身上藏有槍械為由要求搜身,趁機摸走A的皮夾。接著以同樣手法,擬竊取B現金財物。不料,B馬上發現其口袋皮夾不翼而飛,疑其有詐,旋即揪住準備逃逸的甲嫌,並報警處理。問甲的刑責應如何論處?

【擬答】:

()甲偽刻某市警局的公印、並將其蓋在自製的警察服務證之行為,可能成立刑法第218條第1項規定之偽造公印罪:所謂公印,是指公務機關長官資格及其職務之印信。在本題中,客觀上,甲具有偽造公印之行為,而主觀上,甲具有構成要件故意,且其並無阻卻違法或罪責事由,因此甲之行為成立偽造公印罪。

()甲裝扮成警察、於夜間實施臨檢勤務之行為,可能成立刑法第158條第1項規定之僭行公務員職務罪:客觀上,甲本身並無警察職權、卻冒充警察而行使臨檢職權,而主觀上,甲具有構成要件故意,且其並無阻卻違法或罪責事由,因此甲之行為成立僭行公務員職務罪。

()甲攔下A、並對其搜身之行為,可能成立刑法第304條第1項規定之強制罪:依題示,A為老翁,當甲懷疑A身上藏有槍械為由要求搜身時,A可能會因心生畏懼而屈從,然而實際上甲並非警察,因此,A聽從甲之命令接受臨檢之舉屬於「行無義務之事」。準此,甲之行為應成立強制罪。

()甲對A搜身時、趁機摸走A的皮夾之行為,可能成立刑法第320條第1項規定之普通竊盜罪:客觀上,甲有竊取他人動產之行為,主觀上,甲具有竊盜之故意及不法所有之意圖,此外,甲並無阻卻違法或罪責事由,因此甲之行為成立普通竊盜罪。

()甲以同樣手法對B搜身時、擬竊取B之現金財物的行為,可能成立刑法第320條第3項規定之普通竊盜未遂罪:依題示,當甲在竊取B之皮夾時,皮夾才剛得手即被B發現之、且被B揪住,按目前多數學者對於認定竊盜既遂與否所採之「穩固支配說」,應認為甲尚未對B之皮夾建立穩固的支配關係,因此,甲之行為應成立普通竊盜未遂罪。

()競合:

1.依題示,甲冒充警察臨檢、藉機竊取受檢人民財物之行為,係出於單一之竊盜故意、同時亦為數個相同之竊盜行為,且數行為間具有時空之密接性,屬於接續犯,因此甲所成立之普通竊盜罪及普通竊盜未遂罪,僅論以一個普通竊盜既遂罪即可。

2.承上所述,甲所成立之偽造公印罪、僭行公務員職務罪、強制罪及普通竊盜既遂罪等,乃出於各別犯罪故意,應依刑法第50條規定、論以數罪併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