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 「公共政策 (三等)」【3018】

三、請就拉斯威爾之觀點,說明政策科學的之特徵為何。

【擬答】

(一)1951年拉斯威爾(H. D. Lasswell)與冷納(Daniel Lerner)出版《政策科學:範疇與方法的最近發展》(The Policy Science: Recent Developments in Scope and Method)一書,開啟「政策科學」(Policy Science)新領域,並引領「政策科學運動」(the Policy Science Movement),公共政策逐漸成為一個學門。

(二)依Smith, Kevin B. and Larimer, Christopher著,蘇偉業譯,2010《公共政策入門》一書指出,拉斯威爾列出以下一些政策科學的顯著特徵。

1.問題導向:政策科學是指向政府所面臨的主要問題及議題,但不必然聚焦在政策效果上,過程也是政策科學家重視的焦點,在重要主題之下是特定選項的形成、採用,以及執行和評估;政策科學家的關鍵焦點不是在政策制定中的某一特定階段(分析、評估、過程),而是政府所面臨的某個重要問題(我們該做什麼才能最佳地處理問題?我們應該如何做?我們如何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

2.跨學門:拉斯威爾明確指出,政策科學與政治科學不是同義詞。政策科學是橫跨一些能對解決政府面臨之關鍵問題有所貢獻的學門之模型、方法及發現。

3.方法學上的嚴謹精密:拉斯威爾承認很多社會科學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對公共政策的重要貢獻都是聯繫於它們在方法學的嚴謹精密上。在他1951年的文章中,特別提及經濟預測、心理測量及態度衡量的改進。在這些方面的改進使政府在任何事情,從配置戰時經濟的資源以至媒合個人的能力傾向與軍事工作專長,作出更有效的決策。拉斯威爾認為量化的方法能「廣泛地澄清事情」,並相信任何的爭論並非在於量化方法的發展及它的價值,而是如何最佳地利用它於特定問題上。

4.理論上的嚴謹精密:如果政策科學是去協助有效地處理問題,它必須瞭解真實世界的因果關係。明白社會、經濟及政治系統如何運作及互動是絕對關鍵的,如果政府要恰當地處理這些領域中的問題。這意思就是政策科學家極需要一個有足夠解釋能力的概念架構,來澄清在較廣闊人際關係世界中的事情是如何及為何發生,制度是如何形塑決策?政府如何能夠最佳地提供誘因以促進其意欲的行為?一個有效的政策科學必須能夠可靠地回答這類問題。而要做到這點,它就需要嚴謹精密的理論模型。

5.價值取向:重要地,拉斯威爾不僅呼籲發展「政策科學」,他更呼籲發展「民主的政策科學」。換言之,政策科學是有特定的價值取向:它的最終目標是便民主價值極大化。按拉斯威爾之語,「特別強調的是要論及民主的政策科學,當中最終的目標是要在理論及現實上實現人類的尊嚴」。

四、請就公共政策之基本環境,說明公共政策所涉及的政府、經濟與社會之關係。

【擬答】

    依詹中原,2002,「市場機能與政府管制:公共政策研究途徑之再檢視」一文指出,自從Lemner和Lasswell於1951年首度引介了「政策科學」的基本概念之後,回顧接近四十年的學科發展,「科際整合」或是「多重科際性質」(multidisciplinary character)已成為公共政策研究者所共同接受的學科特性。然而審視當前公共政策所引用的主要政策分析模型(analytical models)或是研究途徑,我們可以發現傳統政治學的一些觀念,實際主導了公共政策途徑的發展。例如「機構論」(institutionalism)研究重心集中在產生政治活動的主要政府機構組織上—如行政、立法、司法及政黨。而Truman及Latham所主張之「團體論」(group theory)研究途徑所分析的角度則是政治權力(影響力)、壓力、及政治主要聯盟(majority coalition)等問題。Dye and Zeigler所提出的「菁英論」(elite theory)研究途徑也是由權力擁有、統治及共同意識型態等觀點來分析公共政策。又如表為國內政策研究者所熟悉的C. Jones之「過程論」(Process model)模型更是著重於探究政策利益相關者(policy stakeholders of actors)在公共政策制定過程中,所從事的政治活動及行為。而政經互依性(politico economic-interdependence),是現代社會的一項主要特徵。決策規劃及執行過程,必定要同時考量政治因素及經濟條件。由經濟影響政治之角度來看,基本上政府政策之規劃及執行同時受到經濟資源之支持與限制。政策規劃過程中,經濟可行性(包括財政來源,預算設定)關係到政策是否可付諸實現;同時政治執行更是有賴於經濟資源的充分支持。而且經濟情況之景氣或衰退,亦直接影響政府之受歡迎的程度(government's popularity);在實施民主選舉制度國家,這通常反映在選民投票之結果上。反之,由政治影響經濟之面向觀之,在現代化國家(the developed- industrialized nations)無論是資源分配(resourses allocation)或是所得分配(income distribution)都受到政府管制的影響。舉例言之,農業政策中之價格保證辦法、農產品生產補貼(subsidies),以及農產品進口設限(quantitative restrictions),均是藉政府管制功能,將農業經濟活動人工化孤立於(artificially isolate)市場機能之外。再者如以社會安全導向之所得重分配政策(income redistribution policy),顧及區域均衡發展的區域發展政策(regional policy),以解決通貨膨脹及失業問題的貨幣政策(monetary policy)和輔助就業政策,則都是政府干預(governmental intervention)之例。

    行動結果,政策卻是根據特定的政治成員,想要執行特定之目標所作的一連串決策所產生。其次,市場由其成員(個人及廠商)在追求個人利潤極大化的目的下所形成,而政府推動公共政策之目的卻是在增進全體公眾之利益(public interest)。因此,由於市場機能和政治的運作之間有著「計劃-非計劃」以及「公益-私利」之差異性,故也突顯了相互間在運作時互補的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