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法與信託法3986-001
一、甲女懷孕 8 個月,民國 90 年 10 月 1 日因 X 百貨公司週年慶前去參觀購物,豈知是日乙攜帶槍枝前去 X 公司 尋找董事長丙討債,雙方發生口角,乙未洩恨,甲為流彈擊中,雖經 X 公司警衛人員緊急送往醫院治療。 但甲中槍之後一直處於昏迷狀態。一個月後甲情況惡化,醫院評估甲恐不治,乃緊急對甲施以剖腹,並在 甲死亡後半小時順利取出嬰兒 A。惟 A 因遭甲受槍傷關係,出生時及罹患腦神經麻痺致一生弱智。試問: (一)本案若 X、乙、丙有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之理由,A 可否以自己在胎兒時,即有身體及健康之受害而請求 賠償? (二)A 對在其出生前已死之母親甲,得否以自己受有損害,依民法規定,對乙、甲及 X 公司請求損害賠償?

擬答:

(一)胎兒對 X、乙、丙請求權: 1.胎兒對乙部分: (1)民法第 6 條規定,權利能力,始於出生,終於死亡。同法第 7 條規定,胎兒以將來非死產者為限,關於 其個人利益之保護,視為既已出生。依題意,甲女懷孕 8 個月,尚未出生,為胎兒為保護之利益。故得 行使其權利。故為保護胎兒之利益,視為既已出生,得行使其權利。 (2)民法第 184 條第 1 項前段規定,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依題意,乙的 過失不法侵害胎兒健康權,致胎兒受其損害。故 A 得向乙請求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 2.胎兒對 X 公司及丙部分:消費者保護法第 7 條第 1 項規定,提供服務之企業經營者,應確保該商品或服務, 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依題意,乙攜帶槍枝前去 X 公司尋找董事長丙討債,雙方 發生口角,乙未洩恨,甲為流彈擊中身體權、健康權受其傷害,X 公司負有過失責任,對消費者仍負侵權 行為之損害賠償。故 A 得向 X 公司及丙請求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

(二)A 對 X、乙、丙請求權: 1.殯葬費用請求權:民法第 192 條第 1 項規定,不法侵害他人致死者,對於支出醫療及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費 用或殯葬費之人,亦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依題意,甲為流彈擊中,一個月後甲情況惡化,醫院評估甲恐不 治,對於支出之醫療費用,或殯葬費用,得請求損害賠償。故 A 得向 X 請求醫療費用及殯葬費用,其數額 以實際支出為限。 2.扶養費用請求權:民法第 192 條第 2 項規定,被害人對於第三人負有法定扶養義務者,加害人對於該第三 人亦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依題意,X、乙、丙不法侵害甲致死者,甲對於 A 負有法定扶養義務者,X、乙、 丙對於該 A 亦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故 A 與甲間為婚生子女關係,A 得向 X、乙、丙請求扶養義務。 3.精神慰撫金請求權:民法第 194 條規定,不法侵害他人致死者,被害人之父、母、子、女及配偶,雖非財 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依題意,X、乙、丙不法侵害甲致死者,被害人之子女 A,雖非財 產上之損害,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但不得以子女為胎兒或年幼為不予賠償或減低賠償之依據。故甲死 亡時 A 因受精神上痛苦,A 得向 X、乙、丙請求精神慰撫金。

二、甲原住居於 A 地,於民國 90 年 3 月間出外購物而失去行蹤已逾 7 年,迄今仍無音訊,惟其配偶乙深信甲仍 存在,不願向法院對之為死亡宣告之聲請,則檢察官得否不顧乙之反對,逕向法院聲請對甲為死亡之宣告? 若甲經法院為死亡之宣告,嗣發現甲仍存在而在 B 地生活,並在該地向丙借款新台幣 30 萬元,則該借款行 為是否不生效力?

擬答:

(一)檢察官得向法院聲請死亡宣告: 1.民法第 8 條第 1 項規定,失蹤人失蹤滿七年後,法院得因利害關係人或檢察官之聲請,為死亡之宣告。依題 意,甲失蹤已逾 7 年,配偶乙與甲間具有身分關係,得向法院為死亡宣告之聲請。故乙向法院聲請甲為死亡 宣告,經裁定時推定甲死亡。 2 2.檢察官聲請死亡之宣告,是否應尊重利害關係人之意見:利害關係人有徵詢意見時,衡酌情況加以決定。但 若失蹤人之配偶或子女僅係基於保守觀念不為死亡宣告之聲請,為避免使失蹤人之法律關係久懸不決,檢察 官仍得死亡宣告之聲請,此說為通說見解。

(二)消費借貸契約,有效:民法第 6 條規定,人之權利始於出生,終於死亡。依題意,甲在 90 年 3 月失蹤後, 居住於 B 地生活,並向丙借款新台幣 30 萬元。故甲與丙成立之借貸契約,不因死亡宣告之判決而失其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