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刑法概要4004-002
三、甲在洗車場工作時邊洗車、邊喝酒,洗完一輛車後將該車開至洗車場另一邊的停車位停放,卻在倒車時不慎擦撞到洗 車場內另一輛屬於顧客 A 的車子,導致 A 車受損。A 報警處理,警察到場後發現甲疑似酒駕要求進行酒測,經酒測甲 的呼氣酒精濃度達每公升 0.3 毫克。試討論本案中甲可能應負之刑責?

答:

(一)甲在洗車場酒後開車的行為,依實務見解構成刑法第 185 條之 3 第 1 項第 1 款不能安全駕駛罪: 1.臺灣高等法院 105 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第 21 號認為:所謂駕駛,並未限制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之地點,亦即不以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 3 條第 1 款所規定「道路」即公路、街道、巷弄、廣場、騎樓、走廊或其他供公眾通行之地 方等處所為限甚明。基此,甲縱使於洗車場駕駛車輛,仍該當本罪之駕駛要件。 2.實務見解指出,刑法 185 條之 3 不能安全駕駛罪,不以發生具體危險為必要,其構成要件並未對於駕駛行為的地點予 以限制,也就是說不以道路交通處罰條例規定的「道路」,即公路、街道、巷弄、廣場、騎樓,走廊或其他處所為限。 換言之,本罪既為保障民眾行的安全,只要現實上民眾人車有進出、通過、佇立,停車等使用、往來的地點均包含在 內;例如停車場(或洗車場)縱使有設置柵欄,但僅能隔絕車輛,民眾仍可自由進出之可能者,則該場所並非屬於與外 界完全隔絕之狀態。因此甲酒後移車行為仍有碰撞他人的風險,具有危險性,因此構成本罪。 3.惟為學界則有認為,甲雖酒後於洗車場駕駛車輛,然該洗車場並非為持續或短暫地開放給不特定多數人使用的道路或 供公眾通行之處,依目的性解釋,應不該當於本罪之駕駛要件。

(二)結論,依實務見解甲成立本罪。

四、甲以新臺幣 30 萬元為代價請乙對 A 的住宅縱火,並交付乙 A 宅的照片與地址。當晚深夜,乙至該社區按照甲所提供的 資料尋找 A 宅,卻還是誤認同社區外觀一模一樣的 B 宅為 A 宅,而對 B 宅縱火,導致 B 宅因火勢付之一炬,但所幸並 無人員傷亡。試討論本案中甲、乙可能應負之刑責?

答:

(一)乙誤 B 宅為 A 宅放火燒燬之行為,構成刑法第 173 條第 1 項對現供人使用住宅放火罪: 1.構成要件層次: (1)客觀上,乙有放火之行為,而其行為與 B 宅的毀損結果間具有條件關係及因果關係,且具客觀可歸責性。 (2)主觀上,乙於放火時雖誤 B 宅為 A 宅,而有錯誤之情形,然此則屬「等價之客體錯誤」,通說咸認等價之客體錯誤 不影響其故意之存在,因此乙既知悉其所放火之對象為住宅,並希望該所認知之住宅燒毀,即具有放火故意。 2.乙無阻卻違法及阻卻罪責事由,故成立本罪。

(二)甲教唆乙放火 A 宅,就乙實際上放火 B 宅部分,應成立放火罪既遂之教唆犯: 1.構成要件層次: (1)教唆犯之主觀問題: 教唆者在主觀上必須出於教唆故意(學說上稱為雙重教唆故意),亦即除了教唆者必須具備故意喚起他人從事特定 犯罪的行為決意外,尚須行為人具有促使被教唆者形成違犯特定的決意,以及完成該特定犯罪行為之雙重故意。 因此刑法第 29 條第 2 項規定,教唆犯之處罰,依其所教唆之罪處罰之。因此需視其教唆之範圍,以判定教唆犯之 罪名。 (2)依題示,客觀上,甲唆使原無犯意之乙產生犯意,並使乙進而著手實行放火之主行為,但因正犯乙發生等價之客 體錯誤,通說咸認此時關於「被教唆人發生客體錯誤」者,則對於教唆者而言,則有下列爭議: A 打擊錯誤說: 此說認為,不論被教唆者係打擊錯誤或是客體錯誤,就教唆者而言一概論以打擊錯誤。此說另一理由則認為,被 教唆人若本身發生客體錯誤,即非一開始的教唆故意所對應或涵蓋之範圍,若仍須使教唆人負客體錯誤之責,似 乎不符合罪責原理。 B 客體錯誤說: 如以放火罪為例,刑法 173 條第 1 項構成要件僅以對現供人使用之住宅放火為已足,並沒有要求需為特定住宅。 當教唆者引起正犯行為人之犯意時,正犯行為人由於客體錯誤而著手實行,正犯行為人也必須要負起既遂的刑事 責任,而教唆犯係屬造意犯,所以也應負起此項客體錯誤的後果。 C 為避免現行法已不罰未遂教唆,反而導致在此種「被教唆人發生客體錯誤」時導致教唆人可以用較輕罪名例如失 火罪予以論處,因此管見認為被教唆人乙之客體錯誤應不影響甲之刑責,亦即應採客體錯誤說而與正犯乙同視; 且在主觀上,甲本即具有雙重故意存在。 2.甲無阻卻違法及阻卻罪責事由存在,因此成立本罪既遂之教唆犯。